65届老校友书诗30首致青春

 近日以来,“致青春·祝福南医”南医大八十周年校庆征文活动得到了全校师生、历届校友的热情参与,来稿逾百篇。在众多优秀的稿件中,65届校友殷友成的一篇稿件格外引人注目,他用三十首诗歌描绘了自己与南医四十年间的点滴故事,向在母校度过的青春致敬。这些诗词或气势恢宏、意境壮美,或以小见大、引人深思,或感怀往昔、依依惜别,将一幕幕生动的学习、劳动、聚会场景再现在读者面前,令人神往,触景生情。三十篇诗歌篇篇字句精炼文采卓然,情感真挚,自然流露出殷友成先生对母校的深情怀念及深切祝福,也体现了这位扎根基层卫生预防事业多年的医疗工作者深厚自身涵养和文学底蕴。
    现从诗稿中摘录几篇以飨观众。


七律·上大学报到的路上

几次惊醒夜起程, 几经辗转上江船。

山高水长江南见, 怒水豪情苏轼篇。

江水滚翻浪推浪, 千帆竞发碧云边。

逆流而上大桥下, 灯火辉煌换昊天。

注:上世纪60年代到南京上大学,第一次离开家乡,距县城不足10里路的长江也没有去观看,如此闭塞与寡闻,尽管是省中也是读死书,上大学的路上乘坐沪渝江轮一路所见而感慨万端。几经辗转上江船,当时交通极不发达,现在2小时的路程,当时从清晨到深夜。先步行,后乘自行车,长途汽车,到本县的江边高港码头登上从上海到重庆的江轮。大桥指,南京长江大桥,当时正在建设中。

 

五律·大学学习人体解剖时 

儿时泥塑人, 长大细精分。

饮食畏熏味, 裸露惧肃森。

一年人解学, 一辈医书深。

妙入头颅后, 天涯无鬼神。

注:医科大学学生学习人体解剖学是基础亦是重点。色味指人体与器官等浸泡在福尔马林中,气味刺眼,泪水不断。器官与肌肉浸泡时间长久后呈红色与牛肉没有区别,初学接触时,牛肉烧青菜,没有一个学生吃牛肉。肃森指阴森,教学大楼东侧一楼,全部是解剖教研组与教室。均陈列着尸体与器官。一年指学习人体解剖学整整一年时间。

 

五律·在省人民医院实习时

医生责任关, 性命生死悬。

省院精锐聚, 名医苦心传。

文革反文化, 读书陷深渊。

外乱医院静, 勤学金石坚。

注:医科大学毕业前,仍是文革猖獗时,风云变幻,突然安排到医院实习。大部分同学去了农村,我有幸在附院即省人民医院实习近一年,天赐良机,如饥似渴,克服一切困难。感慨吟诗一首。

 

五律·参加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劳动

竹梯天步艰, 高处夜风寒。

助建桥楼顶, 我行江月间。

天涯变命脉, 人杰胜诸山。

文革正兴乱, 一桥天下安。

注: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桥梁建筑的里程碑,也是中国自力更生的典范,关键时刻正值文革,1968年底全线通车,毛泽东主席来视察大桥,引起国内外的轰动。1967年秋的一个夜晚,我作为南京大学生代表来参加大桥桥头堡的建设,帮助搬动贴红旗的瓷砖,体验工人的生活,至今还留有当时碎片料。感慨万端,吟诗一首。竹梯,从地面到桥头堡,百米之高,完全是竹子撘起的阶梯,悬吊空中而摇晃不停。天下安,全国与南京庆祝大桥通车,暂时平静而太平。

 

五律·与恩师屠聿脩教授

岁寒佳气至, 倍思老师情。

防治乡村镇, 研防刊奖盈。

韶华初有幸, 鬓雪愈心倾。

良匠一生伴, 知心日益升。

注:佳音:2012年岁末收到大学老师来信。屠聿脩:南京医科大学教授,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省传染病防治专业组负责人。大学毕业后,在屠老师带领下,一直在疾病防治与科研上竭力合作。踏遍镇指屠教授走遍了本地发生瘟疫的乡村。研防刊奖指科研,防治与科研成果等刊登于南京医科大学学报(自然科学)杂志,以及地方政府科技进步奖。

 

五律·大学同学欲别离

同学欲分离, 隆庆大学时。

亲欢无尽语, 润泽如春丝。

六度共窗日, 依依折柳枝。

沧瀛五湖去, 重约十年期。

注:1994年10月大学六十周年校庆时,离校后第一次相聚,倍感亲切。沧瀛:沧海

 

五律·南京同学聚会别离时

同窗欲别离, 回首倍相思。

看却天时晚, 莫轻同学时。

临行又兴酒, 半醉说清词。

海北天南去, 重逢末有期。

注:2004年10月大学70周年校庆时

                                                                                                                                         (校庆办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