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授顾振海:退下三尺讲台 服务历史讲堂

3月27日早上,73岁的顾振海老师早早来到位于玄武区的江宁织造博物馆,挂上胸牌,整理好着装,老人像往常一样准备投入志愿讲解服务中。顾老是我校外国语学院的一名退休英语教授,现已在博物馆担任了大半年的讲解志愿者。

 服务他人要先丰富自己

“尽管我年纪大,但作为志愿者,我有自己的优势。”顾老去年8月报名应聘博物馆的志愿者招募,“我本来是就英语老师,可以和外国人打交道,在博物馆做英语讲解。按照博物馆的规定,不招募超过65岁的志愿者,但看见我有专业特长,腿脚也利索,就破格录用了我。”顾老成为博物馆里年纪最大的志愿者。

按规定,志愿者在经过培训后,通过记熟讲稿、独立讲解的考核才能正式上岗,然而考核前馆里临时接到任务,要来一批外国学生参观,工作人员赶忙通知顾老来帮忙,“所以我没经过考核就已经上岗了”。

接到通知的顾老用了5天时间做足准备,除了熟记已有的中文讲稿,还要将这部分内容翻译成英文、再选用孩子们能够理解的表达方式。“博物馆里有两个主要的场馆,一个是云锦馆,一个是红楼梦馆。而这当中涉及到的内容,别说对外国游客,光对我们中国人自己来说要全部搞懂都很困难。”

做惯了大学教师,顾老把从前备课的认真严谨延续到志愿服务上:“最开始让我讲云锦,给了我一份基本的讲稿,但其中很多的细节还得靠自己去查阅资料,再翻译成英文。我去了茶亭东街上的云锦博物馆,又上网搜集了很多资料。云锦的工艺非常复杂,要先打图样,再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将纵向的丝线和横向的棉线织成不同款式的云锦图样。我要大概了解这个过程才能讲解给游客听。而很多展品名称涉及到生僻字,我也会事先翻字典、查资料,搞懂大意。这些细节内容在培训中不会涉及,讲稿中也不会提到,基本靠我自己摸索。”

曾有几位西班牙游客来参观红楼梦主题馆,“他们不懂英语,自己带了西班牙语翻译。遇到这种情况,就不能用‘混沌初开,乾坤始奠,女娲炼石补天’这样的传统方式来讲解,这会让他们更摸不着头脑,只能简化讲解方式,用易于理解的中文。”顾老回忆道,“在介绍曹雪芹时,他们不知道是谁,我就做类比:曹雪芹就好比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他们都是因为一部巨著成名,曹雪芹在我们中国的文学地位就相当于塞万提斯在西班牙的文学地位,而《红楼梦》就相当于《堂吉诃德》。”

类似这样的游客大多都是临时来参观,没法提前做准备,顾老对这样的类比信手拈来,“做博物馆讲解员这样的志愿工作还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底蕴”。

志愿服务需要用心投入

志愿服务对体力要求比较高,一般的志愿者要负责全部四个场馆的讲解,考虑到顾老的身体,馆里的领导安排他每次只讲2个馆。“2个馆讲下来大概要1小时左右。”

“志愿者是一份需要用心投入的工作。”顾老说,“就像以前给学生上课,不能把知识一股脑地倒给学生,还要有情感上的互动和交流,给游客讲解时也是一样。”

顾老在学校教了两代人,“退休前已经教到我学生的子女了。”2001年,顾老从学校退休,又上了几年医学英语课。彻底告别三尺讲台之后,顾老仍心心念念着学生。“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新闻上说浙江省一个副省长退休后到浙江省博物馆当义务讲解员,我想副省长都可以做志愿者,我一个普通教师更可以。而如今,这份工作也填补了我退休后在与学生沟通上的空白。”

如今江宁织造博物馆拥有一支约70人的志愿者团队,除了大部分像顾老一样负责讲解的志愿者外,还有在游客服务中心提供服务和在馆内公共区域负责引导的志愿者,大都来自不同的工作岗位。“有监狱警官、工厂厂长、医疗器械推销员、中小学教师……现在大家都在服务岗位上各自发挥特长。”

“我们馆的特色就是志愿者多,假如没有你们志愿者,博物馆就无法运转了。从硬件维护到场馆解说,无处不是志愿者们的身影。”在去年年底的博物馆志愿者委员会组织的集体活动中,馆长如是感慨。

“如果体力够、博物馆又需要我,我就会坚持做下去。家人的支持也是我坚强的后盾。”顾老也表示,游客在参观过程中有时会出现各种突发情况,博物馆的志愿服务亟需医务工作者加入。

                                                                 (陈思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