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想念南医

明天是母校80华诞,很想回去看看,联系了几个老同学,都很忙,只能作罢。

  我是新校区第一批学生,2003年的8月骄阳似火,经历了军训、入学教育,我们终于坐到了阶梯教室的听课椅上,成为一名真正的南医学子。在我的印象里,树人广场永远是班级活动集合的地方,当然后来也变成了情侣碰头、二手交易和校园活动的聚集地,已经记不清做过多少张海报放那地了,有招新的、聚会的,当然也有联谊的,树人广场边的校园餐厅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四个餐厅各具特色,最喜欢的就是晚自习后宿舍四个人来几份小炒,酸菜鱼和土豆牛肉是经典的回忆。餐厅的对面就是大学生活动中心了,简称“大活”,“大活”乐队同学们训练悠扬的声音,总是成为叫醒我们02栋起床的最好闹铃。在“大活”里扎过气球、听讲座、开例会和排练是学生干部们常做的事情。再往前就是天元湖了,一层一层的高低差让湖水一直在流动,湖边的解剖楼是我们常去的地方,从害怕、好奇到习惯也就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在隔壁的教学楼常常迷路,阶梯教室、中教室和小教室分别用于马哲、卫生学和民法之类的课程,上大课人多,很热闹的,还记得一次电影鉴赏选修课,我们知道了什么叫蒙太奇。入学教育时,老师说:从你们眼里,我看到了很大四学生不一样的东西。当时特别不理解这句话,又不敢问。大一适应、大二认识、大三习惯,就在我们习惯了新校区的时候,一次年级办公室老师通知:2003年级全体搬至五台校区。还记得搬家前的那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宿舍的小阳台上,听着当时流行的歌,就像大一刚来时一样,在想着些什么。老校区的日子过得非常快,每天就是上课、吃饭、逛街和睡觉,直到后来的实习,再后来,班级同学都聚不齐了,大家好像都很忙,最后的散伙饭我们班的每个人都喝多了,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很激动,也有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发呆。

  毕业后,我在离母校不远的江宁一所高校从事学生管理工作,也回去过几次,经常一个人在操场边发呆,想想过去的事情,想想我们的青春,我又想起入学教育时老师说的那句话,我想那种不一样的眼神应该就是单纯、期待和向往吧。还想再睡一次宿舍的床,熄了灯大伙再聊聊天;还想再到阶梯教室听一次课,不管是什么内容;还想,……。虽然现在从事的职业不再和医学专业相关了,但是南医大和我们的青春相关,和亲爱的老师同学们相关,所以,我和南医大一直相关,一直难以割舍的这份情怀,以至于毕业后的很多次夜里,梦醒时分还感觉宿舍里的大家都在,想着明天的课程作业完成没有。

  想念南医,想念那些青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