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桂珍:从这里开始

Hippocratic Oath: “I will remember that there is art to medicine as well as science, and that warmth, sympathy, and understanding may outweigh the surgeon’s knife or the chemist’s drug.”——题记


历史翻开八十年前微微发黄的书页,小心翼翼地找到你的名字,如获至宝。

试图穿越战火,去领略你英雄的容貌,坚毅的信仰,以及仁慈的救赎。

当过往的烟云尘埃落定,曾经以为都已经散落的原来历久弥新。

你给我一个开始,在这里。


十年的时间,一窖佳酿都未及芳香;而在这里,数十载的文化已然悄无声息地传承沉淀。

最爱的到底还是那一汪湖水,朝夕晴雨,自有一种宽容和淡定,宠辱不惊。

也喜欢一滩银沙铺泻的心情,要倾听,审慎是滴水石穿,潺潺也细腻。

抱着书本拾级而上,身边都是匆忙坚定的脚步,走出更远的路;

是的,我也喜欢捕捉这里的每个动作和眼神,看到梦想孵化的瞬间。

在医学的起点或者终点,历史和国界都会不谋而合。

所以当我读到希波克拉底誓约的时候,可以踏踏实实的在这片土地上,感受医学之外的荣耀。

醍醐灌顶,沁彻心脾。


从这里开始,我承载的是你的过去,你寄托的是我的未来。

从这里开始,懂得大爱是医者父母心,懂得小爱是一丝不苟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

从这里开始,有责任以及对你的认同和归属,让我穿越风雨走下去。

从这里开始,无数的优秀人才走了出去,变成人民希望的生命线,绵延不绝。

从这里开始,和祖国一起成长,和学术一起开拓,和医德一起沉淀,和你一起企盼更骄傲的明天!

(南医公卫 杜桂珍)